top
易发棋牌

戴胄执法 天下无冤狱

作者:佚名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12 09:44   来源:安阳晚报

  戴胄忠诚耿直,不畏权贵,正直无私,严格依照律法办案,是李世民时代安邦之臣,被当时的人们誉为“戴胄执法,天下无冤狱”。

  戴胄(?~633),字玄胤,相州安阳(今河南安阳)人。性耿直,有干才,对于律令法规和典章制度颇为通晓。隋朝大业末年,任门下录事,后又在越王杨侗处任给事郎。大业十四年(618年)三月,隋炀帝在江都(今江苏扬州)被部下宇文化及所杀,留守东都洛阳的隋朝大将王世充拥立越王杨侗为帝。次年春,王世充欲废帝自立,戴胄曾力谏劝阻之,王世充不听,并把他派出去任郑州长史,守卫虎牢。武德四年(621年)五月,李世民率军攻克虎牢,戴胄被俘,李世民让他在秦府担任士曹参军。李世民即位后,任命戴胄为兵部郎中,封爵为武昌县男。

  贞观元年(627年),大理寺少卿一职暂缺,太宗以为“大理之职,人命所悬,当须妙选”,经过认真考虑,乃命公直执法的戴胄担任此职。一次,吏部尚书长孙无忌(太宗皇后之兄)被召,未解佩刀而径直入宫,违犯了“卫禁律”,监门校尉当时没有察觉。尚书右仆射封德彝认为监门校尉失职,罪当处死;长孙无忌误带佩刀入宫,判徒刑一年,以罚铜20斤赎罪。太宗表示同意。而戴胄却反驳道:“校尉不觉与无忌带刀入内,同属一时疏忽所致。陛下若念无忌有功,从轻处置,那么,不是本官所能管得了的。如果依据法律来处理,仅仅罚铜20斤,恐怕未必合理。”太宗说:“法律不是我一人的法律,而是天下共同遵守的法律,怎么能够因为无忌是皇亲国戚,便可以不执行呢?”乃命重新议罪。封德彝坚持自己原来的意见,太宗欲从之。戴胄又说:“校尉因无忌而获罪,根据法律,处置应当从轻。至于说到他们的过错,其实是一样的。而现在这样的处理,一生一死,差别是如此之大。所以,我决然请求予以改判。”太宗于是免除了校尉的死罪。

  贞观初,“朝廷盛开选举”,大力选拔人才。太宗下令,如有假冒做官资历者,必须自首,否则处以死刑。当时有个任徐州司户参军的柳雄,伪造在隋官资被发觉。戴胄根据法律判其流放罪,并上奏太宗。太宗说:“我下令不自首者处死,你却判其流刑,这不是向天下显示朝廷说话不算数吗?你想要卖法么?”戴胄说:“陛下即刻杀掉那个人,臣是管不了的。既然交付法司处理,臣不能违犯法规。”太宗说:“你只管自己守法,而让我失信于天下吗?”戴胄说:“法律是布告天下、取信于民的国家大法,皇上的话不过是一时喜怒说出来的。陛下凭借一时气愤所说的话而杀人,这怎么可以呢?现在将案犯处之以法,这乃是忍小愤而存大信。如果顺从小愤而违背大信,臣实在为陛下惋惜啊!”太宗欣慰地说道:“朝廷执行法律有失,先生总是能够加以纠正,我还担忧什么呢?”像这类犯颜执法的事例还有很多,史称戴胄“所论刑狱,皆事无冤滥”。

  是年(贞观元年),戴胄升任尚书右丞,不久改任尚书左丞。当时尚书省不设尚书令,左仆射萧瑀免官,右仆射封德彝病卒,左、右仆射之职暂缺,政务全由戴胄和魏征两人处理。戴胄“处断明速”,繁杂的政务办理得果断而迅速,人们都认为,像这样称职的尚书左、右丞,从唐高祖以来,还是很少见到的。难怪在戴胄去世数年之后,刘洎于贞观十一年上疏时,还念念不忘贞观初年戴胄、魏征在尚书省任内的政绩呢!其奏疏中这样写道:“贞观之初,未有令、仆,于时省务繁杂,倍多于今。而左丞戴胄,右丞魏征,并晓达吏方,质性平直,事应弹举,无所回避,陛下又假以恩慈,自然肃物。百司匪懈,抑此之由。”未几,胄又兼领谏议大夫,与魏征轮流帮助太宗检点朝政之得失。

  鉴于往年遇到灾荒,都是由国家粮仓拨出粮食进行赈济,而国家粮仓所存粮食有限,远远解决不了问题。戴胄乃于贞观二年春上疏说道:“水旱之灾,历朝历代都在所难免。国家要有至少九年的粮食储备,这是《礼经》上所训诫的。如今正逢战乱之后,百姓流散,人口剧减,每年上缴的租粮,从未填满过国仓,而随即又须拿出来救济,仅仅够当年所用。倘若遇上大灾之年,用什么来赈济呢?所以隋代开皇年间立下制度,全国各级政府,层层储备粮食,名曰社仓。因而隋文帝时期,未曾发生过饥馑之事。到了隋炀帝大业中期,国库储粮不足,又取社仓之粮以补国用,于是陷入山穷水尽的地步。有鉴于此,臣建议上自朝中大臣,下至平民百姓,每年秋粮下来,按耕种土地的多少交纳租粮,所交租粮,就地储备于义仓之中。”太宗采纳了他的意见,同年四月,“诏天下州县,并置义仓”。

  是年九月,天旱少雨,中书舍人李百药上疏建议裁减一批宫女释放于民间,这样可以节约部分宫中衣食之用。太宗表示同意,并说这些宫女出去后,可以任其婚配。于是委派戴胄和给事中杜正伦办理此事,这次释放宫女约2000人至3000人。

  贞观三年,戴胄进拜民部尚书,兼检校太子左庶子。十二月,尚书右仆射杜如晦以疾罢相,临终前,他提议让戴胄掌管选拔任用官吏的吏部。太宗即于贞观四年二月命胄检校吏部尚书,但这次却没有把戴胄用在合适的地方。戴胄为人虽忠正耿直,秉公执法,很有干才,但他出身低微,“无学术”,不通经史。在吏部供职期间,“抑文雅而奖法吏”,对于有才学的文人学士,他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,有意无意地压制了他们;而司法方面的官吏,却往往得到他的奖进和重用,因而为“时议非之”。太宗只好免去他的检校吏部尚书之职,让其仍以民部尚书参与朝政。不久,戴胄晋爵为郡公。

  一次,房玄龄、李靖、温彦博、戴胄、魏征与王珪一同陪太宗宴饮。太宗问王珪说:“先生识见高深,尤善于言谈。你是否对房玄龄他们和你本人加以评论,谈谈各人的长短呢?”王珪回答道:“勤勤恳恳地操劳国事,只要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,没有不尽力去做的,臣比不上玄龄。文武兼备,出将入相,臣比不上李靖。陈说政事详明,宣上纳下允当,臣比不上温彦博。处理复杂困难的问题,诸事都能料理得有条不紊,臣比不上戴胄。以谏诤为己任,希望皇上像尧舜一样,臣比不上魏征。至于疾恶如仇,奖进良善,与他们几位相比,臣在这方面也算有些长处。”太宗认为他说得很恰当,众大臣也佩服他的评论得当。这里,对于戴胄“处繁理剧,众务必举”的才干,君臣给予了一致的肯定。

  贞观五年九月,太宗命人修复仁寿宫,并更名为九成宫,接着又要修葺洛阳宫。戴胄上疏劝阻说:“陛下立国于暴隋之后,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,国家得以安定,此大功大德,普天之下谁不称赞呢!臣才识浅陋,但愿以区区之诚向皇上进言,陈述一下臣职分之内的事情。见关中、山西一带,都在增置军队,富裕农家的丁壮,纷纷被征从军。修复九成宫时,又将剩余的男子役使殆尽。京城方圆两千里以内,壮年男子大都早已派给了司农寺和将作监。在这种情况下,即使还有遗留下来的丁壮,又能够征派得了多少呢?刚刚经历了战乱离散,民间户少人弱,一人从军服役,全家便会废于农事。从军者督促他们去打仗,服役者责求他们交送粮秣。一家之口,尽力耕作,也大都难以维持生计。我担忧这样会引起天下百姓的怨怼。七月以来,雨水过多,河南河北一带,田地低下,究竟能否获得好收成,还很难说。加上国家和军队之所需,都要取之于国库,上缴的绢布,每年均在百万匹以上。丁壮服役后既然已经所剩无几,而赋税不减,费用不止,国库是要空虚的。况且洛阳宫殿目下足以遮蔽风雨,待数年后修毕,也不能算晚。倘若一定要马上修好,恐怕是会使百姓们困扰不堪的。”太宗览奏,对戴胄甚为赞许,他对身边的侍臣说:“戴胄与我并无骨肉之亲,但他却始终以忠正公直砥砺自己的操行。其体察国事,情深意切;遇有紧要大事,无不上奏陈述申明。我进封他的官爵,是要酬报他的一片赤诚之心啊。”

  贞观七年(633年)六月,戴胄病卒。太宗罢朝三日,为之举哀,并赠其尚书右仆射,追封为道国公,谥曰“忠”。又“以其居宅弊陋,祭享无所,令有司特为之造庙”。

  参考书目:

  (1)《旧唐书·卷七十·列传第二十·戴冑》。

  (2)《安阳名人传》(吕何生编著),中州古籍出版社,1993年版。

  (作者:吕何生 王永忠)

  安阳日报报业集团 安阳市人民政府地方史志办公室联办

  (本版图片均由安阳市人民政府地方史志办公室提供)

责任编辑:李艳丽
bot